<address id="l7b9l"></address>
    <form id="l7b9l"><nobr id="l7b9l"><progress id="l7b9l"></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l7b9l">
              <address id="l7b9l"><form id="l7b9l"><listing id="l7b9l"></listing></form></address>

                  <address id="l7b9l"></address>

                    醫學地帶2018 ACR:重磅來襲!從銀屑病到銀屑病關節炎(PsA)的轉變經歷了什么?

                    近年來,銀屑病的治療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使許多患者得以緩解。 然而,在治療銀屑病關節炎方面尚未達到這一程度的進展,許多研究人員質疑是否應該將重點從治療轉向預防。

                     

                    PsA

                     

                     

                     

                    研究這個問題的三位專家將在周三的ACR臨床實踐會議上分享他們的見解。本次會議的主題為:銀屑病到銀屑病關節炎的轉變:機制、危險因素和干預策略,將于上午11:00至下午12:30在375b室舉行。

                     

                    QQ截圖20181023104753

                    QQ截圖20181023104807

                     

                    本次會議將由紐約羅徹斯特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醫學,過敏/免疫學和風濕病學系教授、醫學博士、公共衛生碩士Christopher T. Ritchlin的講座開始。他將介紹《銀屑病中肌肉骨骼炎癥發展的機制》。

                     

                    Ritchlin博士說,關于皮膚炎癥和關節炎癥之間的聯系(如果有的話)還有很多問題。他在演講中從發病機制的角度概述幾種可能性。

                     

                    他說,多達三分之一的銀屑病患者也許從皮膚開始發生炎癥,隨著疾病進展會轉移到肌肉骨骼結構,如肌腱和關節。肌肉骨骼受累可能是由“二次創傷”引發的,這可能是關節、感染或其他導致皮膚炎癥擴大并累及關節的其他因素。

                     

                    另一種模型可能類似于類風濕性關節炎等疾病,其中認為疾病可能發生在粘膜表面(如肺部或口腔),引起局部自身免疫反應,其次累及關節。Ritchlin博士說,盡管有這種可能性,這種模式似乎不太可能,因為目前的科學還沒有發現銀屑病或銀屑病關節炎的自身抗原。

                     

                    最后,他將探索一種理論,即銀屑病關節炎患者失去了抑制炎癥的能力。

                     

                    Ritchlin 博士說,我們的身體通??梢员Wo我們免受各種炎癥性疾病的侵害。我們擁有免疫系統的所有這些機制來抑制銀屑病的炎癥,并防止其累及其他部位(如關節等區域),但大約三分之一的患者會發生關節炎,因此可能會失去這些抑制機制。

                     

                    接下來,來自賓夕法尼亞州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醫院的醫學助理教授、醫學博士 Alexis Ogdie將介紹《從銀屑病到銀屑病關節炎的患者之旅:風險因素、臨床特征和成本》。

                     

                    Ogdie博士說,銀屑病治療的進展進入了一個令人激動人心的時刻。我們看到病癥完全清除,患者得到緩解。但在銀屑病關節炎中,我們還是落后了?,F在我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不同了。我們不再僅僅專注于治療銀屑病關節炎,而是想知道銀屑病患者緩解是否能預防炎癥性關節炎。我們把問題拋到一邊——從考慮緩解到考慮預防,這很令人興奮。

                     

                    Ogdie博士回顧性分析了從銀屑病向銀屑病關節炎轉變過程中所見的過渡狀態和臨床特征。

                     

                    她問道,我們怎樣才能利用這些特征來預測誰會患上銀屑病關節炎?研究正在改善我們對可能引發銀屑病關節炎的理解。在臨床實踐中,我們經??紤]肥胖等合并癥,特別是因為它與心血管風險,身體功能和對生物制劑治療的反應調節有關。但是如果我們從不同的方向思考呢?肥胖是PsA最常見的風險因素之一,所以肥胖可能是未來銀屑病研究的一個熱門方向。

                     

                    最后,紐約大學朗格尼骨科醫院銀屑病關節炎中心主任Jose U. Scher博士將介紹《在高風險銀屑病患者中延遲、減輕或預防銀屑病關節炎的介入策略

                     

                    在Ogdie博士的講座基礎上,Scher博士將回顧性分析他的團隊以及預防高危型銀屑病關節炎(PAMPA)研究組的一項臨床前銀屑病關節炎的研究成果。

                     

                    Scher博士同時負責紐約大學風濕病學和自身免疫學微生物學中心,他表明本研究開始深入了解銀屑病向銀屑病關節炎轉變過程中會發生什么。

                     

                    他說,我們知道一些風險因素和預測因素,銀屑病患者最相關的一個因素是在其家庭中有患銀屑病關節炎的成員。如果您患有銀屑病,并且您的直系親屬患有銀屑病關節炎,那么您患銀屑病關節炎的風險比那些沒有銀屑病關節炎的直系親屬的銀屑病患者相比增加了40倍。

                     

                    Scher博士將分享丹麥一項針對同卵雙胞胎的研究的數據,該研究表明,盡管遺傳因素顯然存在風險,但其他因素也在起作用。

                     

                    Scher博士問道,患銀屑病關節炎的同卵雙胞胎中,有多少同卵雙胞胎會患銀屑???答案是大約50%的兄弟姐妹會有皮膚受累。皮膚受累是由遺傳驅動的。如果你問同樣的關于銀屑病關節炎的問題,大約10%到11%的兄弟姐妹也會有皮膚和關節受累。因此基因是關節受累的風險因素,但顯然其他非遺傳因素也起著作用。

                     

                     

                    全部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
                    成年人夜夜要_成年天天夜夜人人_成年午夜影片国产产片_5566好看的中文字幕第2页_5555xe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