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thead id="t1bbr"><dfn id="t1bbr"></dfn></thead>

    <nobr id="t1bbr"><cite id="t1bbr"><menuitem id="t1bbr"></menuitem></cite></nobr>

    <form id="t1bbr"></form>

      <em id="t1bbr"></em>

      英語世界
      18210244181 | 登錄 注冊
      公告
      雪萊《哀歌》中的兩個語助詞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21日     發布人:nanyuzi  
      來源: 英語世界
      0
      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

      雪萊《哀歌》中的兩個語助詞

       

      文/羅沫

       

      雪萊膾炙人口的小詩《哀歌》(Threnos[1])不僅在西方家喻戶曉,在中國也為多人所知、所誦、所記。

       

      詩【編注:全詩見文末】只有兩節,共十行之短。標題用古字,暗示人生虛無,古已有之。詩每節五行,除開中間兩行為十音節,開始兩行和最后一行都只有六個音節,這會讓人聯想到,人生的開始和結束都是短暫的,中間時段比較漫長;同時,全詩總共十行是否暗示人生苦短?讀這首詩讓人想起西方過去的美好時光(good old days)的說法。正如蘇東坡在《前赤壁賦》里哀嘆的:“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睉雅f是一種情懷,也是一種人生哲學的思考。正是:“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這首詩還有一個明顯的特點,那就是似乎詩中說話人是在呻吟,在呼喚,在哀嘆。他用了兩個讀音相同但字形相異的詞。這就是首行三次重復的感嘆詞O,還有就是位于兩節末行的Oh。這兩個詞,只在拼寫上相異,讀音卻是相同的。在漢語中同音異形字也是有的,但可能在意義上不一定有分別。在這首小詩里,似乎不深究其理,也是沒有分別或者說沒有太大分別的。但高明的詩人,點點滴滴都是有用意的。一首詩,是情感的律動,猶如奔騰的江河、咆哮的大海,時而寧靜如鏡,時而高亢,時而低回,時而曲折,時而婉約。就比方這首詩中的O和Oh,細細琢磨,其義妙不可言。另外,從邏輯上說,不論形式還是內容,既有不同,則有用意。睿智而用心的詩人都不會虛設或者浪費筆墨。有人注意到這種分別,吳宓的拜師弟子江家駿教授曾在杭州的一次會議上向王佐良請教過這個問題。王沉思半晌,似乎無解。他同意江提出的兩點:第一,O是頓呼語,是為了“喚起注意(a call for attention)”;第二,是哀嘆,意思是“a cry of pain”。本人師從江家駿教授的時候,他在課堂上提起過。事隔多年,再一次想到這個問題,突生妙計:請教詞典。于是,我查了《簡明牛津詞典》(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10th ed.),發現詞典上釋義如下:

       

      oh1

      ·exclam. 感嘆詞。

      1. expressing surprise, disappointment, joy, or other emotion.

      2. used when responding to something that has just been said.

      1是表述驚嘆、失望、高興等情感狀態;2指用以回應前一位說話人所說。

       

      O3

      ·exclam. 感嘆詞。

      1. archaic spelling of oh1.

      2. used before a name in the vocative.

      1為oh之古拼,即前述oh之二義;2于人名之前,用作頓呼語。

       

      這樣一來,詩中二詞的意思很明白:O取第二義,作頓呼語;Oh也取第二義,但也應含有第一義的意味。

       

      顯然,雪萊的《哀歌》小詩,第一行里World、Life和Time人格化了,因為詩人把三個詞首字母大寫了,再加上西方詩歌自荷馬以來的起興頓呼傳統,維吉爾的詩歌、彌爾頓的《失樂園》都是這么開始的,所以,O一詞在這里是頓呼語。即使在雪萊自己的名篇《西風頌》里,他也使用了同樣的頓呼語,該詩里,雪萊一共用了四次。本詩中,第一節的最后一行顯然是對前面一個問題的回應,因此,這個Oh同音異形有時同義的詞,在這里應作回應嘆語解。第二節,在包含Oh一詞的末行之前雖沒有問號,但邏輯上是承接第一節的,因此其功能和作用與第一節末行的同一詞也是相同的。但據上下文,這個Oh同樣包含哀嘆之義,這個意思是回應語氣包含的內容。所以,理解和翻譯的時候都需要考慮這一點。鑒于二者雖然讀音在英文原文里相同,但詞形即拼寫相異,據以上分析,它們的意思也不相同。因而,若把這兩個同音詞譯成同一個字,也是不夠合理的。

       

      以下是王佐良譯文。就這一點而言,王譯可以再加改善。

       

      啊,世界!啊,人生!啊,時間!

      登上了歲月最后一重山!

      回顧來路心已碎,

      昔日榮光幾時還?

      啊,難追——永難追?

       

      日夜流逝中,

      有種歡情去無蹤。

      陽春隆冬一樣悲,

      心中樂事不相逢。

      啊,難追——永難追!

       

      一位網友說:“在《談“比較翻譯學”》一文中,許淵沖先生從多種版本的譯文中取長補短,將本詩改譯。作為一名讀者,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個版本?!彼舱f:“當然王譯也不差了?!保?a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e8f34301000c3v.html)

       

      許譯如下:

       

      ??!世界!人生!光陰!

      對我是山窮水盡,

      往日的蹤影使我心驚。

      青春的光輝何時能再回?

      不會??!永遠不會!

       

      歡樂別了白天黑夜,

      已經遠走高飛

      春夏秋冬都令人心碎,

      賞心事隨流水落花去也,

      一去??!永遠不回!

       

      許譯照樣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倒是江家駿教授多年前與王佐良先生提出的,把O譯為“啊!”,把Oh譯成“唉!”最佳。由于原文中O字與Oh字音相同,不看拼寫并無相異,但這一點即使在《西風頌》里,用得也是涇渭分明的。因而,如何體現這個同與不同,江先生的“啊!”與“唉!”比較恰切?!鞍Α弊植粌H用以應聲,也表示哀嘆或惋惜,因而,比較準確地表達了原詩中Oh既與O相區別又同音卻顯現出不同意思的基本含義。

       

      附:雪萊《哀歌》(The Golden Treasury of the Best Songs and Lyrical Poems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3rd ed., 1926, rpt. 1944, Macmillan, p. 340)原詩:

       

      Threnos

      Percy Bysshe Shelley

       

      O World! O Life! O Time!

      On whose last steps I climb,

      Trembling at that where I had stood before;

      When will return the glory of your prime?

      No more – Oh, never more!

       

      Out of the day and night

      A joy has taken flight:

      Fresh spring, and summer, and winter hoar

      Move my faint heart with grief, but with delight

      No more – Oh, never more!

       

      [1] 《英詩金庫》各版,甚至后來勞倫斯·比尼恩(Lawrence Binyon)增訂,福勒(J. H. Fowler)補注的五卷本,都用的這個希臘語標題。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