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thead id="t1bbr"><dfn id="t1bbr"></dfn></thead>

    <nobr id="t1bbr"><cite id="t1bbr"><menuitem id="t1bbr"></menuitem></cite></nobr>

    <form id="t1bbr"></form>

      <em id="t1bbr"></em>

      英語世界
      18210244181 | 登錄 注冊
      公告
      和初學者說翻譯
      發布時間:2017年02月01日     發布人:nanyuzi  
      來源: 英語世界
      0
      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

      和初學者說翻譯


      文/葉子南[1]


      翻譯怎么學?當然可以買一本談技巧或說理論的書,邊看邊學。但這是一項實踐性很強的活動,最好的學習方法還是在“誤中悟、錯中學”。


      看一點技巧甚至理論并無不妥,看得“得法”,也能如虎添翼,但邯鄲學步,就難免被羈絆。很多教程之類的書總是用理念引導你,規范多于示范,而對初學者來說,對實際翻譯的分析更有效。一次,我和奈達聊翻譯學習,他對我說,那些理論技巧的書看也無妨,但更有效的方法是對照原文和譯文,從中領悟學習。他說要用靠得住的譯文來對照,也就是學界公認的好譯者好譯文,如傅雷、楊必、張谷若、許淵沖、董樂山的譯文。


      太死板是翻譯的主要弊病,所以要擺脫原文的束縛,奈達的功能對等就是針對這一病癥的解藥。但另一方面,初學者的譯文有時過于靈活,喜歡添加原文沒有的內容,說那是言外之意,添上去才合適。確實,講翻譯的書中有“增詞”這一技巧,我的書里也有。作者拿出十幾個增詞的例子,個個都讓你拍案叫絕,但學習者卻忘了,那些句子是大海撈針的結果,是好不容易找來的特例,是想告訴你,譯者有時可以增詞,卻并不是說,增詞是可以頻繁使用的招數。我用奈達建議的辦法,給學生演示了傅雷、許淵沖在《高老頭》中的一段譯文,另加兩個英譯文。大家發現,除極個別句子差別較大外,絕大多數的句子都可以在四個譯文中橫向對照,但這四個譯文毫無關聯,都是源于巴爾扎克的法文原作,可見就算是“神似”的提倡者傅雷、三美論的創建者許淵沖,在處理具體文句時都非常謹慎,絕不擅自添加刪減、天馬行空,特別是傅雷,有時嚴謹得幾乎讓人想問,您老這里能不能再寬松一點?許先生的譯文似乎回答了我的問題。

      說起英漢翻譯,很多人喜歡說自己漢語不好,詞匯不足,表達能力有限。這些可能都沒說錯,但我看更關鍵的仍然是對原文的理解。理解問題,怎么強調都不過分,我自己就覺得最難的還是看懂原文。我這里說的看懂并不是囫圇吞棗,不是用一句并不違背原文大意的漢語說出原文句子的意思,不是粗線條的解釋。沒把原文的黑色說成白色還遠不夠,還要看細節,是深黑、淺黑、黑灰、鐵灰。翻譯是個細活兒,實際場合有時八九不離十也許可以過關,但是翻譯訓練本身不能以八九不離十為目標,那樣的標準太低。


      另外一個問題是擅解原文,有時譯者還喜歡評論幾句,什么原文寫得不好之類的。原文寫得不好的情況當然有,但是大多數情況下,你別怪原文,十之八九問題仍然在你本人的英文水平。你不能讓原作者沿你的思路走,你自己覺得這句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其實,理解的過程應是完全放棄自己、接受作者的過程。就像中國古代“庖丁解?!钡墓适轮姓f的那樣,按照牛的生理結構,把刀劈進筋骨相連的大縫隙,再在骨節的空隙處引刀而入,完全依照牛體的本來結構用刀。譯者如在理解過程中,執意用自己的理解方式去理解原文,就很像把刀用在關節點以外的地方,刀會受損。在這個階段完全放棄自己,才能準確地理解原文。在這個階段,譯者還沒有遭遇矛盾,翻譯過程中左右為難的處境還沒有出現在譯者面前,因為這仍然是在單一語言內活動。在原文面前,譯者千萬不能“高傲”,否則就會歪曲原文的意思。


      漢語好不好當然是個問題。要提高漢語水平,可能需要減少網上搜尋的次數,減低依靠電腦的程度。電腦取代人腦記憶有利有弊,是一把雙刃劍,它替我們記住了原本無法記住的信息,可同時也使人記憶退化。結果翻譯時想用的詞常在腦際與你捉迷藏,你卻總是抓不住它,只能到網上去搜尋。問題是我們太懶惰,沒有在應大量吸收的年齡段把漢語的精華內化成自己的財富。盡管我們一查資料庫什么都有,但譯者仍需要在自己的記憶庫儲存為數龐大的詞匯和用法。喬治·斯坦納認為好詩好文不僅要背誦,還應高聲朗讀。背誦實際是為文字在人心中找到安身之地,而熟記心中的文字,能在翻譯需要時跳出來供你選用,你不用搜腸刮肚,因為一個個的詞語和用法已經早在你的腦海中安家落戶,只要語境一促發,可用的詞便會“隨雨到心頭”。如果年齡還不算太大,真建議你補上這一課,因為這是有后勁的譯者不可缺少的資本。


      怎么學翻譯這個題目可長篇大論,也可兩語三言。近來越來越覺得,人說的廢話實在太多,足可減去三分之二。所以還是就此打住,免得浪費大家的時間。


      [1] 浙江紹興人,畢業于杭州大學外語系(現浙江大學外國語學院)。近二十年來任教于美國明德大學(Middlebury College)蒙特雷國際研究學院(MIIS)。本文作于2016年10月20日。

      上一篇:Into the Light
      下一篇:The Last Chapter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