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thead id="t1bbr"><dfn id="t1bbr"></dfn></thead>

    <nobr id="t1bbr"><cite id="t1bbr"><menuitem id="t1bbr"></menuitem></cite></nobr>

    <form id="t1bbr"></form>

      <em id="t1bbr"></em>

      英語世界
      18210244181 | 登錄 注冊
      公告
      李爾的“胡話詩”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01日     發布人:nanyuzi  
      來源: 英語世界
      0
      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

      李爾的胡話詩

       

      文/王柏華[1]

       

      有一種詩,既不追求意義或意境,也不試圖抒情言志,一味沉溺于語言文字,在滑稽幽默的文字游戲和韻律中自得其樂。這一類詩往往通篇胡話,邏輯荒誕,又被稱作“胡話詩”或“無意義詩”(Nonsense poems)。nonsense一詞剛好可以一語雙關地包含“無意義”和“胡話”這兩層意思。

       

      朗朗上口的語言游戲正是童謠或民謠的路數,因此,胡話詩的歷史其實最為悠久,幾乎算得上詩歌的正統。英語詩歌中的“胡話詩”相當豐富,喜歡寫“胡話詩”的作家不勝枚舉,中文讀者最熟悉的是卡羅爾(Lewis Carroll,1832—1898),這位深居簡出的數學家以《愛麗絲漫游奇境記》和《愛麗絲鏡中奇遇記》二書聞名于世。愛麗絲故事妙語連珠,其中的妙詩也不少,皆為胡話詩,比如“矮胖子的朗誦”(Humpty Dumpty’s Recitation)、“白騎士之歌”(The White Knight’s Song)等。

       

      比卡羅爾年代稍早,在十九世紀的英國還有一位幽默風趣、多才多藝的先生,愛德華·李爾(Edward Lear,1812—1888)。他喜歡旅游,會玩音樂,還會畫畫,尤其擅長畫鳥獸。一天,他閑來無事,寫起了“五行打油詩”(limerick),還隨手配了插圖。比如這兩首:

       

      There was an Old Man with a beard, 

      Who said, ‘It is just as I feared! 

      Two Owls and a Hen, 

      Four Larks and a Wren, 

      Have all built their nests in my beard!’

       

      有個老頭兒胡子一大把, 

      他說“這件事讓我擔驚受怕: 

      一對貓頭鷹和一只小鷦鷯, 

      一只大母雞和四只百靈鳥, 

      在我胡子里搭了鳥窩,哎呀呀!”

      There was a Young Lady of Portugal, 

      Whose ideas were excessively nautical: 

      She climbed up a tree, 

      To examine the sea, 

      But declared she would never leave Portugal.

       

      一個葡萄牙女人真稀奇, 

      滿腦子都是航海主意: 

      她爬上一棵樹, 

      觀察大海的遠處, 

      卻發誓絕不離開葡萄牙土地。

       

      這樣的童趣詩想必寫起來既輕松又快樂(我和女兒美諾在翻譯中也享受了同樣的快樂)。李爾越寫越上癮,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后來竟合成一部詩集,名叫《胡話詩集》或《荒誕書》。沒想到,詩集1846 年正式出版之后,大受歡迎,以至家喻戶曉,老少咸宜,吸引了一代代讀者,甚至被各種文學批評大家列入英國詩歌經典。

       

      “五行打油詩”采用aabba式韻腳,中間兩行稍短,讀起來節奏分明,錯落有致。詩中的文字游戲和幽默一讀便知,而且一定要大聲朗讀,因為一切荒唐和無厘頭的妙趣都在音韻節奏中,非朗讀不可。

       

      讓我們再讀一首長一點的、更好玩的《泡伯沒有腳趾頭》,選自《胡話詩》第四集(1877年):

       

      The Pobble Who Has No Toes 

       

      I 

      The Pobble who has no toes 

      Had once as many as we; 

      When they said, ‘Some day you may lose them all;’ – 

      Hereplied, – ‘Fish fiddlede-dee!’ 

      And his Aunt Jobiska made him drink, 

      Lavender water tinged with pink, 

      For she said, ‘The World in general knows 

      There’s nothing so good for a Pobble’s toes!’

       

      泡伯沒有腳趾頭

       

      (一)

      泡伯沒有腳趾頭

      可從前跟我們的一樣多;

      有人說:“它們會丟得一個不留;” 

      他回答說:“無厘頭無厘頭,胡說!” 

      他的阿姨喬布斯卡給他喝

      薰衣草花水配上石竹花朵;

      她說:“全世界誰不知道

      這對泡伯的腳趾頭再好不過!”

       

      …………

       

      VI 

      The Pobble who has no toes 

      Was placed in a friendly Bark,

      And they rowed him back, and carried him up, 

      To his Aunt Jobiska’s Park. 

      And she made him a feast at his earnest wish 

      Of eggsandbuttercupsfriedwith fish; – 

      And she said, – ‘It’s a fact the whole world knows, 

      ‘That Pebbles are happier without their toes.’

       

      (六)

      泡伯的腳趾頭沒有了,

      快把他放進舒服的樹皮筏;

      樹皮筏劃啊劃,送泡伯回家,

      交給阿姨喬布斯卡。

      阿姨為他做大餐,全依他心愿,

      毛茛花和小魚跟雞蛋來煎一煎;

      她說:“普天之下誰不知道,

      沒有腳趾頭,泡伯快樂無邊?!?

       

      不過,至于詩歌的意義是什么,奉勸一頭霧水的讀者千萬不要細想:腳趾頭和小鼻頭有什么關系呢?泡伯的阿姨喬布斯卡憑什么說:“泡伯的腳趾頭當然不會丟,只要他照顧好他的小鼻頭?!彼龖{什么說這是“眾所周知”的呢?我怎么就不知道呢?還有,到底是誰偷走了泡伯的腳趾頭呢?而且,泡伯究竟是誰呢?是人還是小妖怪?或許答案就在聲音里,聲音就是邏輯,聲音就是意義!所以,不妨請你把詩中的幾個關鍵詞——Pobble、toe、nose,再大聲讀一讀,連起來讀,就全明白了。

       

      為了在譯文中復制原詩的音樂效果,譯者嘗試動用各種諧音字,“泡伯”“腳趾頭”“小鼻頭”“小布兜”,等等。為了傳達原詩的節奏感和幽默感,在無法對譯的情況下,譯者也適當調整了句式和字詞,比如Fish fiddle de-dee譯作“無厘頭”,在不得已時,還添加了個別詞語,比如“藍幽幽”??傊?,希望讀者無論讀英文還是中文,即使不是笑出聲來,至少也要會心微笑。畢竟,胡話詩就是為了引人發笑的。

       

      不過呢,“胡話詩”把玩文字和聲音,一任天真,且音樂感極強,容易記誦,倒不失為學習和親近語言的最佳途徑,為日后成為一個敏感的讀者和作家打下良好基礎?;蛟S不經意之間,你已然經由“胡話”進入語詞的密林深處,有時跌跌撞撞,有時曲徑通幽,有時騰空飛躍。

       

      [1]“復旦大學文學翻譯工作坊·奇境譯坊”主持人。發表譯著多部。近年來主攻英美詩歌,主編“北極光詩歌譯叢”“童詩金庫”“世界詩歌批評本”等。本文中的詩歌均由王柏華及其女兒周天美諾(11 歲,就讀復旦附屬小學五年級)共同翻譯。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