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thead id="t1bbr"><dfn id="t1bbr"></dfn></thead>

    <nobr id="t1bbr"><cite id="t1bbr"><menuitem id="t1bbr"></menuitem></cite></nobr>

    <form id="t1bbr"></form>

      <em id="t1bbr"></em>

      英語世界
      18210244181 | 登錄 注冊
      公告
      翻譯擂臺第48期點評
      發布時間:2021年04月08日     發布人:nanyuzi  
      來源: 英語世界
      0
      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

      【原文】

       

      [1] Our republican robe is soiled, and trailed in the dust. Let us repurify it. Let us turn and wash it white, in the spirit, if not the blood, of the Revolution. [2] Let us turn slavery from its claims of “moral right,” back upon its existing legal rights, and its arguments of “necessity.” Let us return it to the position our fathers gave it; and there let it rest in peace. Let us re-adopt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and with it, the practices, and policy, which harmonize with it. Let north and south – let all Americans – let all lovers of liberty everywhere – join in the great and good work. [3] If we do this, we shall not only have saved the Union; but we shall have so saved it, as to make, and to keep it, forever worthy of the saving. We shall have so saved it, that the succeeding millions of free happy people, the world over, shall rise up, and call us blessed, to the latest generations.

       

      翻譯者也是研究者。這一小節文字可窺一斑。為了盡量譯得恰如其分,譯者除了要研究原文的語言和修辭,也有必要參詳語言背后的社會歷史文化語境,乃至演講者本人的特質。惟有這樣,方能從譯所需,不逾矩。

       

      林肯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這是人所共知的。但林肯也是天才般的演說家和作家,他自己撰寫演講稿,出眾的演說才華更為他贏得了很高的政治聲望和支持度。他也是非常成功的律師,從業長達二十五年,參與訴訟多達五千余起。在美國歷任總統中無人能出其右。此外,林肯還是虔誠的基督徒,宗教對他演講修辭的影響也不可小覷。

       

      這節文字取自林肯1854年重返政壇之際發表的“皮奧里亞演說”(Peoria Speech),演說近兩萬字,用時三個多小時,是林肯所有演說中最長的。演說的背景是國會于當年通過《堪薩斯—內布拉斯加法案》,該法案破天荒允許這兩個州就是否蓄奴進行自決投票,從而打破了南北雙方達成的“密蘇里妥協”(Missouri Compromise)。林肯不失時機地在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發表演說,旗幟鮮明地指出奴隸制擴張違反《獨立宣言》的宗旨,也有悖開國元勛的初衷。這篇演講奠定了林肯政治生涯的基礎。

       

      從修辭來看,節選部分用到了重復、隱喻、頭韻和典故。其中,重復尤為顯著,主導了這部分的風格,在譯文中應予以保留,用典較為隱秘,而頭韻在翻譯時則可以忽略。

       

      在[1]中,robe一詞很可能典出《圣經》,其后的dust和blood可進一步佐證?!杜f約圣經》中很多地方用到了robe;《新約圣經》“啟示錄”19: 13中提到“濺血的衣服”(a robe dipped in blood),“馬太福音”9: 20記載了一個十二年流血不止的婦人在觸摸耶穌的衣裳后痊愈的故事。林肯用這個典故或許是為了更好地說服聽眾:蓄奴一方面是一種道德罪惡,另一方面又并非罪無可贖。翻譯時,譯成“禮袍”稍偏,譯成“圣袍”稍過,譯成“長袍”或許剛剛好。

       

      repurify前綴re-的含義是“已弄臟,因而需要洗凈”,而不是“以前凈化過一次,現在要再凈化一次”,因此不妨就當作purify來譯。

       

      if not結構比較難以把握,按照詞典解釋,它既可以用于否定的、讓步的目的,也可以用于肯定的、強調的目的。關鍵要看上下文和演說者即時的語氣、神情。有些同學依據1854年發生在堪薩斯的流血武裝沖突,將if not理解為perhaps even并相應譯成“甚至”。這種研究式的翻譯值得鼓勵,但是綜合權衡之下似乎未必成立。首先,我們還是要回到句子本身,if not結構受到the Revolution的限定,而林肯演講時獨立革命已經過去近八十年,用獨立革命的鮮血凈化共和國的長袍多少有些牽強。其次,1854年的林肯正意欲重返政壇,即使他已經有了以血洗血的動念,在這篇演講中也只能是模棱兩可的暗示,譯成“甚至……”則成了明示強調。再者,從歷史角度看,林肯雖強于決斷,但并不是嗜血好戰之人,至少在演講的歷史時點上,他還是以說服為主要目的。

       

      從忠實和簡潔的立場,[1]或可譯為:我們共和國的長袍已沾染泥垢,在塵土中拖行。讓我們凈化它。讓我們將它翻轉,用獨立革命的精神——如果不能用獨立革命的鮮血——將它洗白。

       

      [2]承接[1]的let句式,層層遞進,拆解奴隸制的所謂正當性。let句式的一系列重復關乎整體風格,譯文中應予以保留。林肯在這部分講究策略:首先,他想扭轉對奴隸制的論述方式,使廢奴與蓄奴從一種道德選擇或道德權利回歸到一種法律規定或必要性的討論;進而,他暗指現行奴隸制違背了開國元勛的立場和《獨立宣言》的原則,并巧妙地用一個死亡隱喻(rest in peace)宣示自己的立場;最后,他訴諸崇高性,向最廣大的民眾發出行動號召。

       

      翻譯north and south時,不妨調換一下順序,因為在林肯這句話里,north與south之間并沒有哪個更優先,英語中約定俗成的順序是北南東西,比如肯尼迪就職演說中說“… North and South, East and West, that can assure a more fruitful life for all mankind”,漢語中約定俗成的順序是東西南北。

       

      [2]可以譯為:讓我們將奴隸制從所謂“道德權利”的主張轉回其現有的法律權利,轉回其“必要性”的理據。讓我們將它送回到我們先輩賦予它的位置,然后讓它在那里安息吧。讓我們再次施行《獨立宣言》以及與之和諧一致的做法和政策。讓南方和北方,讓所有的美國人,讓所有地方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加入到這項偉大而崇高的事業。

       

      [3]是對廢除奴隸制后美好未來的設想。這小節的顯著特征是saved和saving的重復。由于漢語沒有屈折變化,一概譯為“拯救”即可。

       

      Union是伴隨美國獨立革命產生的一個國家認同概念,時至今日仍是美國政治生活中的一個高頻詞,一般譯作“聯邦”。個別情況下采取不同譯法,比如The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譯作“國情咨文演說”。只有在南北戰爭時期,Union才被限縮為特指北部聯邦。

       

      這小節的一個翻譯難點是插入語造成句子結構松散,意義傾向于不穩定,譯者應以通順和合邏輯性為主要考量,比如,“… as to make, and to keep it…”可以從時間性的角度加以區分。

       

      “… rise up, and call us blessed”典出《舊約圣經》“箴言書”31: 28:“Her children rise up and call her blessed; her husband also, and he praises her.”(她的兒女起來稱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稱贊她。)譯者如果簡單沿用中文版《圣經》里的“起來”“有?!钡仍~,則有可能造成風格突變,林肯不再是林肯的樣子。古語有云,“病萬變,藥亦萬變”;語境變了,譯法也需適當調整。

       

      綜上所述,[3]似可譯為:如果我們這樣做,則我們不僅能拯救聯邦,而且我們對它的拯救還將使它——并永遠使它——值得拯救。我們對它的拯救將使今后世界上千千萬萬自由幸福的人肅然起立,為我們的世世代代祝福稱頌。

       

      優勝譯文:

       

      @Furiosa

       

      我們共和國的外袍已經臟污,拖曳在塵土中。讓我們再次將它變得潔凈。讓我們用革命的精神,假使不是革命的熱血,將它洗凈。讓我們將奴隸制從聲稱的“道德權利”中扭轉過來,回到它現有的合法性和“必要性”的爭論上來。讓我們將它歸于父輩,安息于過去。讓我們重拾《獨立宣言》的精神理念,以及與之相應的政策舉措。讓北方和南方——所有美國人——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共同致力于這項偉大而高尚的事業。我們這樣做,不僅能拯救聯盟,更能在此基礎上建設它,維護它,使它永遠配得上我們現在的努力。我們拯救聯盟,是為了將來全世界千百萬自由快樂的人民會站起來,稱我們為蒙福之人,直到千秋萬代。

       

      亞伯拉罕·林肯,1854年10月16日,在伊利諾斯州皮奧瑞亞就《堪薩斯-內布拉斯加法案》發表的演講(節選)

       

      @楊璽 Grissom

       

      我們共和的長袍沾滿泥土,淪落塵埃。讓我們將它重新洗凈。讓我們以獨立革命之精神——如果不是用獨立戰爭的鮮血——來使它潔白如新。讓我們把奴隸制從它所主張的“道德權利”上移開,回到其現有的法律權利與對“必要性”的論證上來。讓我們使奴隸制回歸父輩們當年定下的地位,并讓它就此永遠安息。讓我們重新接納《獨立宣言》,以及那些與之相符的準則和政策。讓北方與南方——讓全體美國人民——讓世間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都來加入這偉大而崇高的工作。如果這樣做的話,我們不僅僅是拯救了聯邦,更使其成為了一項值得被拯救的事業,并將永遠保持傳承下去。我們拯救了聯邦,而未來全世界千千萬萬自由和幸福的人們將自此奮起,世世代代稱頌我們為有福之人。

       

      ——節選自亞伯拉罕·林肯1854年10月16日于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市就《堪薩斯-內布拉斯加法案》所發表的演說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