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thead id="t1bbr"><dfn id="t1bbr"></dfn></thead>

    <nobr id="t1bbr"><cite id="t1bbr"><menuitem id="t1bbr"></menuitem></cite></nobr>

    <form id="t1bbr"></form>

      <em id="t1bbr"></em>

      英語世界
      18210244181 | 登錄 注冊
      公告
      翻譯擂臺第50期點評
      發布時間:2021年10月21日     發布人:nanyuzi  
      來源: 英語世界
      0
      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

      【原文】

       

      October

       

      Joseph Pullman Porter

       

      Crispy air and azure skies,

      High above, a white cloud flies,

      Bright as newly fallen snow.

      Oh the joy to those who know October!

       

      Colors bright on bush and tree.

      Over the weedy swamp, we see

      A veil of purple and brown and gold.

      Thy beauty words have never told. October!

       

      Scolding sparrows on the lawn,

      Rabbits frisking home at dawn,

      Pheasants midst the sheaves of grain,

      All in harmony acclaim, October!

       

      Brown earth freshly turned by plow,

      Apples shine on bended bough,

      Bins o'erflowed with oats and wheat,

      And satisfaction reigns complete. October!

       

      Radiant joy is everywhere.

      Spirits in tune to the spicy air,

      Thrill in the glory of each day.

      Life's worth living when we say, October!

       

      詩歌應怎樣譯?

       

      這個問題爭論不休,到現在也沒有一個稱得上共識的答案。所謂“文無定法,詩無達詁”,詩歌翻譯自然也允許一定的靈活度和創造空間。關鍵在于應如何看待和把握這種靈活度和創造性。當譯者面對一首詩時,假定他的語言能力是足夠的,他對源文化和目的文化的理解是到位的,那么他應采取何種形式去譯這首詩?簡言之,他應如何對待詩歌翻譯的“韻、散、文、白”問題?

       

      筆者以為,雖然不同譯者有不同風格,對詩的理解也會有所差別,但是詩歌翻譯應以堅持“意義為本、詩意為上,修辭立誠,返璞歸真”的原則為宜。

       

      “意義為本”是指忠實原詩含義,盡可能避免譯錯、譯偏。這是翻譯區別于改編、編譯、改寫、再創作的本質特征?!霸娨鉃樯稀笔侵阜g中的創造性運用應以詩意的傳遞為目的,這也是詩歌翻譯的價值之所在?!靶揶o立誠,返璞歸真”是指譯文的修辭應誠而不矯、首重樸實、兼及文采,應服務于翻譯之“真”。

       

      從這個意義上看,詩歌翻譯者不必拘泥原詩音韻,而應認識到押韻雖能增進詩歌美感,但在很多譯詩中,押韻所導致的往往不是美感。更重要的是,押韻與詩意并無本質關聯。至于是否要譯成古體文言,則要看原詩是否能觸發足夠的互文聯想及趣味。筆者認為,多數情況下,英詩漢譯不宜采取中國古詩的形式。

       

      這首詩的作者約瑟夫·普爾曼·波特(1893-1980)是一個不甚知名的美國詩人,曾執教康奈爾大學四十余年,也是一名景觀設計師和藝術家。這首題為“十月”的詩在寫法和內容上均與中國古代的悲秋頌秋詩大異其趣,互文潛力有限,因而不適合譯為古體詩的形式。

       

      全詩由五節四行詩(quatrains)組成,每節前兩行押韻,前三行多為四音步揚抑格(trochaic tetrameter),第四行韻律不規則。全詩語言簡單易懂。在詩歌中,平淡無奇的用語有時更不好翻譯,也容易導致譯文的過度修辭。

       

      除此以外,詩中也有幾處可能的陷阱或障礙。

       

      首先是第一節末行“Oh the joy to those who know October!”學生譯作中可見各式譯法。理解這行的關鍵在于冠詞“the”。介詞“to”表示指向、歸屬。設想沒有冠詞“the”,該行或可理解為“歡樂歸于某某”,但是有了“the”,則感嘆語氣被強化,句意重心變為對這種歡樂的渲染。

       

      第二節末行“Thy beauty words have never told. October!”和第三節末行“All in harmony acclaim, October!”的倒裝結構大多數學生都能識別并理解。第五節的“spirits”一詞不少學生理解為“烈酒”,或許是受到其后“spicy”一詞的疊加干擾。事實上,這里的“spirits”是指人的“精氣神兒”,“thrill”是它的謂語。判定依據首先是閱讀的直覺感受,其次是常識——烈酒并非英美生活的日常。再者,末尾一節出現“烈酒”顯得反常、突兀,有違全詩安和恬然的氛圍。

       

      在文體風格層面,該詩多用定語形容詞,如crispy air、azure skies、weedy swamp、scolding sparrows、radiant joy、spicy air等,給翻譯措辭增加了挑戰;每節末尾重復使用“October”點題,翻譯時可盡量復現這種文體規律性,但由于英漢語言差異,也不必務求一致。

       

      優勝譯文:

       

      @見素抱樸

       

      十月

       

      約瑟夫·布爾曼·珀特

       

      清冽的空氣,湛藍的天空,

      高空一朵白云飄過,

      瑩白如剛下的雪。

      啊,這歡欣 ,懂十月的人才能體會!

       

      枝頭色彩斑斕,

      沼澤如披上一層

      紫的、褐的、金的面紗。

      你的美語言從不曾表達,十月!

       

      草地上嘰嘰喳喳的麻雀,

      黎明時窩邊嬉戲的兔子,

      割下的禾垛間隱隱約約的雉雞,

      這一切在齊聲贊頌你,十月!

       

      新翻的褐色的泥土,

      閃耀在枝間的蘋果,

      裝滿糧食的谷倉,

      人們多么心滿意足。十月!

       

      藏不住的歡樂處處,

      心情隨空氣中彌散的香味起伏,

      振奮于一日日的精彩。

      活著真好,我們呢喃著,在十月!

       

      @科子

       

      十月

       

      作者:約瑟夫·普爾曼·波特

       

      溫和的空氣,蔚藍的天,

      高高飄浮的云朵,

      潔白如新落的雪。

      哦,那懂十月的人才有的快樂!

       

      叢林樹木煥發出鮮艷的顏色,

      長滿雜草的沼澤,

      掩映于紫色、褐色和金色。

      你的美實在是不曾言說。

      啊,十月!

       

      草坪上吵嘴的麻雀,

      破曉時兔子歡跳著歸穴,

      還有那谷物堆間的野雞,

      都唱起了和睦的贊歌。

      啊,十月!

       

      犁鏵新翻出棕色泥土,

      壓彎枝頭的蘋果閃著光澤,

      箱倉裝不完燕麥、小麥,

      全都洋溢著遂心滿足。

      啊,十月!

       

      每一個地方都彰顯著喜悅,

      心境和怡人的空氣多么和諧,

      每一個日子都美麗得讓人激越,

      人間值得,當我們說:

      啊,十月!

       

      @Amy

       

      十月

       

      約瑟夫·普爾曼·波特

       

      空氣清新,碧空如洗,

      高高的天頂上,一朵白云飄過,

      明亮如新雪。

      哦,唯有懂十月的人才能體會的快樂!

       

      蔥蘢的樹木,色彩明媚,

      野草叢生的沼澤內,

      淡紫金棕的面紗映入眼簾。

      那從未宣之于口的美麗字眼。

      十月!

       

      草坪上鳥雀嘰嘰喳喳,

      黎明時兔子蹦蹦噠噠,回了家,

      成捆的莊稼間,山雞踱著步,

      萬物都在高呼,

      十月!

       

      棕褐色的土地,才被犁翻過,

      彎彎的樹枝上,瑩潤的蘋果,

      谷倉已裝不下流瀉的麥粒,

      滿心滿眼唯有歡喜。

      十月!

       

      無人不容光煥發,歡天喜地。

      沉醉于馥郁的香氣,

      激動于每日的榮光,

      生命之價值莫過于眾人高唱,

      十月!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