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thead id="t1bbr"><dfn id="t1bbr"></dfn></thead>

    <nobr id="t1bbr"><cite id="t1bbr"><menuitem id="t1bbr"></menuitem></cite></nobr>

    <form id="t1bbr"></form>

      <em id="t1bbr"></em>

      英語世界
      18210244181 | 登錄 注冊
      公告
      翻譯擂臺第54期點評
      發布時間:2022年04月19日     發布人:nanyuzi  
      來源: 英語世界
      0
      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

      【原文】


      Review: Hidden Atrocities: Japanese Germ Warfare and American Obstruction of Justice at the Tokyo Trial


      [1] Imperial Japan’s germ-warfare program, with its brutal experiments, numerous nameless victims, and many atrocities against Chinese civilian populations, disappeared from history at the end of WWII, despite the American-directed Tokyo War Crimes Trial in 1946 and later Soviet proceedings. [2] The Japanese had destroyed records, killed witnesses, and razed research sites, making prosecution very difficult. U.S. Military Intelligence was not inclined to push to make public what had happened since they wanted to take advantage of what the Japanese knew about biological warfare as the Soviet Union loomed as a new opponent of the West. [3] Japan was seen as a potential powerful ally in the emerging cold war environment, meaning foreign policy and national security trumped holding an important new ally to account. The U.S. dismissed Soviet efforts at prosecution as propaganda. [4] To this day silence and denial have dominated the gruesome facts. Hidden Atrocities provides a long overdue scholarly remedy. The victims now have a powerful voice to contend with those who decided to bury their right to justice. [5] Thanks to Jeanne Guillemin, the reasons this indefensible omission occurred are lucidly and skillfully presented.


      – Arthur Caplan, founding director, 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Division of Bioethics

       

      本期擂臺原文是一小段書評。這段書評對日本侵華戰爭中的細菌戰和二戰后美日勾結的歷史做出了客觀公正的論述,與所評之書一樣,史觀和史實都很正確,是西方知識界在涉華問題上不多見的正義的聲音。中國讀者理解這段歷史有知識和情感上的天然優勢。然而,這種知識和情感的準備并不會自然而然轉化為翻譯能力。由于英漢句法結構和邏輯的顯著差異,這段文字并不好譯。為了譯對譯好,譯者至少要做好兩方面的工作:一是在翻譯準備階段掌握背景、查實細節,二是在翻譯實施過程中準確理解、流暢表達。

       

      一、掌握背景、查實細節

       

      首先,review一詞怎樣譯?參賽譯文中,譯為“評論”“回顧”的不在少數,也有譯為“預覽”的。這反映有些參賽者可能還不熟悉書評這種寫作類型及其文體特征,或者在翻譯閱讀時缺少仔細觀察。

       

      書名Hidden Atrocities: Japanese Germ Warfare and American Obstruction of Justice at the Tokyo Trial按字面含義最好譯為《隱匿的暴行:日本細菌戰以及東京審判中美國對司法公正的妨礙》,但鑒于該書漢譯本已在國內出版,沿用現成譯法《隱匿的暴行:細菌戰、東京審判和美日交易》似乎更符合“約定俗成”的譯名原則。

       

      Tokyo War Crimes Trial正式的說法是 International Military Tribunal for the Far East,次正式的是Tokyo War Crimes Tribunal。翻譯時,采用中文中約定俗成的“東京審判”即可,無需照字面直譯。

       

      U.S. Military Intelligence確切所指為何?需要做一些查證。美國的軍事情報系統歷史久遠,結構復雜。按二戰結束前后的時段來推斷,這里應是指1942年由美國陸軍軍情處(Military Intelligence Division)改組而來的陸軍情報部(Military Intelligence Service)。該組織在二戰期間主要負責美國對德和對日軍事情報。鑒于該組織已于1946年解散,且作者采用的名稱并不明確,穩妥起見,不妨適度模糊地譯為“美國的軍事情報當局”。


      原作者的姓名Jeanne Guillemin如果以發音近似性為標準,應該譯為“金·吉爾曼”。但由于漢譯本已在國內出版,沿用“珍妮·吉耶曼”的譯法也不失明智。與翻譯書名時一樣,這里也遵循了“約定俗成”的譯名原則。

       

      書評作者亞瑟·卡普蘭的工作單位是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Division of Bioethics。那么,這里的division應怎樣譯呢?受國內一些大學學部制管理架構的影響,多數參賽者都將division譯成了“學部”。實際上,division在不同國家的大學、同一國家的不同大學乃至同一大學的不同部門之間都可能不一樣。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只需訪問紐約大學的相關網頁便一目了然。該大學在學院(school)下面設系(department),系下設不同的division,相當于由一個學科細分出來的研究方向或小組??梢?,division與國內大學的“學部”概念差異甚大。此處可譯為“紐約大學醫學院生物倫理學研究組”。

       

      二、準確理解、流暢表達

       

      按意群,我們可將這段文字大致分為五小節。翻譯[1]的關鍵在于理順句內邏輯關系,尤其要處理好嵌入的“with結構”。筆者的做法是先將“with結構”中的并列名詞短語作為歷史事實給出,然后增加一個“然而”標記原文“with結構”隱含的轉折語氣,并將despite讓步結構還原為漢語中相應的邏輯關聯結構。參考譯文如下:

       

      日本帝國的細菌戰計劃曾進行慘無人道的人體實驗,造成不計其數的無名受害者,犯下許多針對中國平民的暴行。然而,盡管有1946年美國主導的東京審判以及后來蘇聯主張的訴訟,該計劃卻在二戰結束時消失在歷史的煙云之中。

       

      [2]中的第一句語言平直,翻譯起來應該不會有困難,只需稍加注意選詞和措辭。第二句結構略為復雜,翻譯時,將as引導的時間狀語從句提到前面能使譯文更順暢些。不少參賽者將not inclined to譯為“拒絕”,意義稍過了些,不排除是詞匯認知中decline一詞施加語義干擾的結果;譯為“不傾向于”又顯得有些僵硬。事實上,原文用not inclined to是為了使語言更正式,譯文選詞只要能突顯美國的主觀故意,比如譯為“不想”“不愿意”“不急于”等,都是可以的。參考譯文如下:

       

      日本人銷毀了記錄,殺害了證人,夷平了研究場所,這一切都使起訴變得非常困難。美國的軍事情報當局并不急于將發生的事情公之于世,因為隨著蘇聯成為西方新的敵人,日本人對生物戰的了解正可以為美國所用。

       

          [3]的翻譯難點主要集中在詞匯層面,尤其是定語形容詞和動詞。potential powerful、emerging、trump和dismiss等都考驗譯者中文表達的功夫。有幾位參賽者將emerging cold war environment譯為“新興的冷戰環境”,搭配上不是很妥當。雖然emerging economies常被譯為新興經濟體,但搭配變了,翻譯措辭也要相應變化。而將emerging譯為“方興未艾”或“日漸明朗”,在語義色彩上又有些偏離。動詞trump也不好譯,究其原因,應是中文缺少相應的詞匯和用法。斷句分譯是解決這個問題的一個好辦法。參考譯文如下:

       

      在愈演愈烈的冷戰態勢下,美國將日本視為一個潛在的強大盟友,這意味著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成為重中之重,美國斷不可能將自己的一個重要新盟友繩之以法。美國將蘇聯為起訴日本所做的工作斥為宣傳。

       

          [4]的翻譯難點同樣在詞匯層面,比如動詞dominate和并列定語形容詞[long] overdue scholarly。翻譯silence and denial have dominated the gruesome facts時,如直譯出“主謂賓”的結構,譯文讀起來會不夠自然。而如果借由silence、denial和facts三個關鍵詞設想出一種論辯的場景,并進而譯為“在談及令人發指的歷史事實時,沉默和否認已占據主導”,則難點迎刃而解。參考譯文如下:

       

      時至今日,在談及令人發指的歷史事實時,沉默和否認已占據主導?!峨[匿的暴行》從學者角度提供了一份姍姍來遲的補救。受害者現在有了一個強有力的聲音去抗辯那些曾決定埋葬正義的人。

       

      [5]雖然只有簡短的一句,但翻譯起來也要費些心思。難點主要有兩個:一是形容詞(indefensible)和兩個并列副詞(lucidly and skillfully)的翻譯措辭,二是句法結構的翻譯呈現。多數參賽者都選擇用兩個分句來譯這句話,最典型的句式是“感謝……,正是由于她……才……”。實際上,翻譯這句話時,如能靈活跳脫一點兒,譯文會更簡潔、自然。參考譯文如下:

       

      感謝珍妮·吉耶曼以明白曉暢和富于技巧的方式為我們呈現這段無端被略去的歷史。

       

       

      參考譯文:

       

      書評:《隱匿的暴行:細菌戰、東京審判和美日交易》

       

      日本帝國的細菌戰計劃曾進行慘無人道的人體實驗,造成不計其數的無名受害者,犯下許多針對中國平民的暴行。然而,盡管有1946年美國主導的東京審判以及后來蘇聯主張的訴訟,該計劃卻在二戰結束時消失在歷史的煙云之中。日本人銷毀了記錄,殺害了證人,夷平了研究場所,這一切都使起訴變得非常困難。美國的軍事情報當局并不急于將發生的事情公之于世,因為隨著蘇聯成為西方新的敵人,日本人對生物戰的了解正可以為美國所用。在愈演愈烈的冷戰態勢下,美國將日本視為一個潛在的強大盟友,這意味著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成為重中之重,美國斷不可能將自己的一個重要新盟友繩之以法。美國將蘇聯為起訴日本所做的工作斥為宣傳。時至今日,在談及令人發指的歷史事實時,沉默和否認已占據主導?!峨[匿的暴行》從學者角度提供了一份姍姍來遲的補救。受害者現在有了一個強有力的聲音去抗辯那些曾決定埋葬正義的人。感謝珍妮·吉耶曼以明白曉暢和富于技巧的方式為我們呈現這段無端被略去的歷史。

      ——亞瑟·卡普蘭,紐約大學醫學院生物倫理學研究組創始主任

       

      優勝譯文:

       

      @ *<|:-1

       

      評《隱匿的暴行:日本細菌戰及美國在東京審判中對司法公正的妨礙》

       

      日本帝國的細菌戰計劃,其背后是殘暴的試驗,數不清的無名受害者以及對中國平民犯下的罄竹難書的暴行。盡管1946年美國主導了東京戰犯審判,這之后還有蘇聯審判,但日本的細菌戰計劃依舊在二戰結束后從歷史上銷聲匿跡。日本銷毀了記錄,殺害了目擊者,摧毀了研究基地,這使得對日本的控告尤為困難。在蘇聯作為西方的新對手嶄露頭角之際,美國想要利用日本對生物戰的研究,正因如此,美國軍情處并不想推進審判以讓公眾知道真相。在逐漸顯現的冷戰的國際環境中,日本被美國視為潛在的強大盟友,也就是說,出于對外交政策及國家安全的考量,美國并不執著于讓一個重要的新盟友對其罪行負責。美國對蘇聯在審判中的努力不予理睬,將其看作是蘇聯宣傳的手段。直至如今,沉默及否認依舊控制著可怕的真相?!峨[匿的暴行》提供了一次姍姍來遲的學術上的補救。受害者們現在能夠用強有力的聲音與那些試圖剝奪他們伸張正義的權利的人抗爭。感謝珍妮·吉耶曼將歷史上發生這一無法原諒的遺漏的原因清晰地、巧妙地呈現出來。

       

      ——亞瑟·卡普蘭,紐約大學醫學院生物倫理學分部創辦人

       

      @花小麻_Rhoda

       

      評《隱匿的暴行:日本細菌戰及美國在東京審判中妨礙司法公正》

       

      盡管由美國主導的東京戰犯審判于1946年舉行,之后蘇聯又啟動相關訴訟程序,日本帝國的細菌戰計劃,連同它慘絕人寰的實驗、無數無名受害者以及其對中國平民的多次暴行,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消失于歷史記憶。日本人破壞記錄、殺害證人、摧毀研究場所,令對其的起訴變得尤為困難。時逢當時的蘇聯正逐漸成為西方的新對手,美國軍事情報局又因試圖利用日本人對生物戰的了解而不愿將實情公布于眾。鑒于冷戰環境逐漸形成,美國視日本為潛在的強大盟友,這意味著比起追究一位重要新盟友的責任,美國更在乎的是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美國將前蘇聯為起訴日本戰犯而作的努力視為政治宣傳,不予理睬。直至今日,沉默和否認仍然掩蓋著可怕的事實。而《隱匿的暴行》一書則從學術上提供了姍姍來遲的補救。它替受害者發出強有力的聲音,幫助他們重新伸張正義,與那些決定掩埋真相的勢力抗爭。多虧了珍妮·吉耶曼,這一無可辯解的遺漏發生的內幕得以清晰而巧妙地揭露。

       

      ——紐約大學醫學院生物倫理學系創建人亞瑟·卡普蘭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