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thead id="t1bbr"><dfn id="t1bbr"></dfn></thead>

    <nobr id="t1bbr"><cite id="t1bbr"><menuitem id="t1bbr"></menuitem></cite></nobr>

    <form id="t1bbr"></form>

      <em id="t1bbr"></em>

      英語世界
      18210244181 | 登錄 注冊
      公告
      翻譯擂臺第56期點評
      發布時間:2022年06月09日     發布人:nanyuzi  
      來源: 英語世界
      0
      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

      【原文】

       

      [1] In response to the killings in Texas, calls for stronger gun control laws are already being made, including by President Joe Biden in his speech the night of the shooting. But as evidenced by the lack of meaningful political action after the Sandy Hook massacre, in which 20 children and six school staff members were killed, the chances of getting anything through Congress appear slim.

       

      [2] This is despite polling that shows that a majority of Americans actually support stronger gun laws such as a ban on assault weapons.

       

      [3] So why doesn’t the government do what the people want? Harry Wilson, a professor of public affairs at Roanoke College, has a three-part answer.

       

      [4] First,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a direct democracy and, as such, citizens do not make decisions themselves, Wilson writes. Instead, the power to make laws lies in the hands of thei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in Congress. But “the composition and rules of Congress are also crucial, especially in the Senate,” he writes, “where each state has two votes. This allocation of senators disproportionately represents the interests of less populous states.”

       

      [5] Secondly, “polling and public opinion are not as straightforward as they seem. Focusing on only one or two poll questions can distort the public’s views regarding gun control,” says Wilson.

       

      [6] And finally, the influence of voters and interest groups acts as a counterbalance to popular opinion.

       

      在美國,槍支犯罪是積重難返的制度病和社會病。美國人民在頻發的惡性槍擊事件后一次次痛定思痛,又一次次回到原來的狀態,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得州小學槍擊案余波未平,就在筆者寫作的此刻,CNN網站首頁又赫然登載這樣一則報道:“從畢業晚會到購物中心,周末十三起群體槍擊事件共造成十幾人死亡、七十幾人受傷?!保‵rom graduation parties to a mall, 13 mass shootings over the weekend leave more than a dozen dead and over 70 injured.)

       

      從表面看,槍支犯罪是“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衍生的一個立法問題,似乎只需國會再做一次表決,就能一勞永逸地解決。但實際上,槍支問題與美國一些基本政治價值聯系在一起,早已具有相當的政治正確意義。不僅如此,軍工利益集團一直是影響美國國內政治的一股重要力量。這些都使得民主與共和兩黨不愿直面和突破槍支管控議題。槍支犯罪的泛濫反映了美國政治的結構性困境和政治利益至上(而非人民生命至上)的現實,也曝露出美國日益尖銳的社會矛盾和官僚主義低效政治的制度弊病。

       

      如果說語篇翻譯要既見“樹木”,又見“森林”,那么以上便屬于“森林”的范疇了,只不過是作為背景的較遠的“森林”。

       

      就選譯的這則語篇而言,更近的“森林”包括:[1]提到的槍擊事件;[4]談論的直接民主與代議民主的區別以及美國國會的構成及規則;[5] [6]談論的民意、民調、選民、利益集團等選舉政治概念。譯者應掌握這些背景知識,并對相關信息做必要的查證。

       

      比如,如果不了解時事,則翻譯時更容易將[1]中的killings in Texas和Sandy Hook massacre混為一談。而事實上,前者就發生在兩個星期以前,后者發生在2012年,作者意在援引前例,斷言國會此番仍不可能通過控槍法案。

       

      再如,[4]中的citizens do not make decisions themselves照字面很容易被譯作“公民不用自己做決定”。然而,這樣說并不嚴謹,也很難讓人信服,因為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無時無刻不在做著決定。而譯者如果以代議民主的語境作為指引,則會將譯文修訂為“公民并不直接參與決策”。

       

      在翻譯的“樹木”層面,譯者需要分析和解決更多的具體問題,這些問題既有語言和文化的,也有邏輯和表達習慣的??偠灾?,就是要在充分把握語體特征的前提下,具體分析每一個句子的表達情形。

       

      比如,翻譯[1]的第一句話(In response to the killings in Texas, calls for stronger gun control laws are already being made, including by President Joe Biden in his speech the night of the shooting.)時,譯者需要適當擺脫原文的形式束縛。In response to沒必要機械地譯成“作為對……的回應”。原文的被動語態應轉換為漢語的主動態,并將“人們”作為缺省的邏輯主語給出(此句譯文中,將主語修訂為“各界”似略好)。including短語如直譯為“包括……”,則口語語體色彩較強,且使句意變得不夠分明,不如獨立成句,更顯莊重。

       

      [1]中第二句話(But as evidenced by the lack of meaningful political action after the Sandy Hook massacre, in which 20 children and six school staff members were killed, the chances of getting anything through Congress appear slim.)的翻譯重在理順句內邏輯關系,實現最大可能的連貫。如果按常規翻譯方法,譯者一般會選擇拆分譯法,即先譯in which從句給出的基本事實,再譯as evidenced by引出的事件結果,最后譯主句的評價性信息。然而,這樣處理不僅會使句子結構趨于零散,而且會弱化整節文字的邏輯性和連貫性。如果采取整合譯法,則需要避免句子臃腫、首尾不能兼顧。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在于如何處理as evidenced by結構。筆者的做法是不直譯,而使之化入無形,以更好突顯整節的邏輯脈絡。

       

      綜上,[1]可譯為:得州槍擊案發生后,各界呼吁制定強有力的槍支管控法律。拜登總統在案發當晚演講中也發出了同樣的呼吁。然而,當年造成20名學生和6名教職員工喪生的桑迪胡克小學惡性槍擊事件發生后并無有意義的政治行動,此次國會通過任何法案的希望似乎也很渺茫。

       

      [2]是一個承上啟下的單句,最大的翻譯難點在于如何譯出語氣。而語氣之所以難譯,全在this和despite兩個詞。作者以this呼應和概括上節the chances of getting anything through Congress appear slim結論,又以despite引出民調結果作為鋪墊。這種表達在英文中是十分自然、地道和有力的,然而在漢語中卻無法直接翻譯。筆者結合運用了邏輯還原和增詞,將其譯為:雖然民調顯示多數美國人支持制定更有力的槍支管控法律,比如禁止使用攻擊性武器,但仍無濟于事。

       

      [3]進一步承上啟下,以設問引出學者對槍支立法問題的三點看法。本節似無翻譯難點,參考譯文如下:政府為什么不按人們的意愿去做呢?羅諾克學院公共事務教授哈利·威爾遜提出了三點看法。

       

      [4]論述美國代議民主的不足。譯者需要參考自身知識儲備中關于美國選舉政治和國會政治的有關知識,以此確保譯文在意義和語體兩個維度上都不跑偏。本節的翻譯難點主要有兩個。一是citizens do not make decisions themselves,前文已詳述,此處不贅。二是末句This allocation of senators disproportionately represents the interests of less populous states中的disproportionately一詞該如何翻譯,整句又該如何措辭。筆者以為,要使譯文通順明白,首先要避免將disproportionately直譯為“不成比例地”,其次是要在意思明白和措辭簡潔之間達成一種最佳平衡。參考譯文如下:威爾遜寫道,首先,美國不是直接民主,公民并不直接參與決策。制定法律的權力掌握在他們選舉出來的國會議員手中。但是,“國會的構成和規則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參議院,”他寫道,“參議院中每個州握有兩票,這種名額分配方式其實是向人口較少州的利益傾斜?!?

       

      [5]語言簡單明了,無翻譯難點,只需適當注意straightforward、focusing on和distort的翻譯選詞??梢宰g為:其次,威爾遜認為,“民調和民意并不像表面那樣簡單直接。如果只強調一兩個民調問題,可能會曲解公眾對槍支管控的看法”。

       

      [6]中的counterbalance一詞譯者需要費點心思。該詞的字面意思是“使……平衡、抵消”。如若譯為“平衡民意”或“抵消民意”,無論搭配上還是常理上均顯奇怪;如若譯為“制約民意”或“對抗民意”,則又過猶不及。如能抓住句意實質,輔以必要的變通,或許可以譯為:最后,選民和利益集團的影響也是民意的一個制衡因素。

       

      參考譯文:

       

      得州槍擊案發生后,各界呼吁制定強有力的槍支管控法律。拜登總統在案發當晚演講中也發出了同樣的呼吁。然而,當年造成20名學生和6名教職員工喪生的桑迪胡克小學惡性槍擊事件發生后并無有意義的政治行動,此次國會通過任何法案的希望似乎也很渺茫。

       

      雖然民調顯示多數美國人支持制定更有力的槍支管控法律,比如禁止使用攻擊性武器,但仍無濟于事。

       

      政府為什么不按人們的意愿去做呢?羅諾克學院公共事務教授哈利·威爾遜提出了三點看法。

       

      威爾遜寫道,首先,美國不是直接民主,公民并不直接參與決策。制定法律的權力掌握在他們選舉出來的國會議員手中。但是,“國會的構成和規則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參議院,”他寫道,“參議院中每個州握有兩票,這種名額分配方式其實是向人口較少州的利益傾斜?!?

       

      其次,威爾遜認為,“民調和民意并不像表面那樣簡單直接。如果只強調一兩個民調問題,可能會曲解公眾對槍支管控的看法”。

       

      最后,選民和利益集團的影響也是民意的一個制衡因素。

       

      優勝譯文:

       

      @阿耳佱

       

      作為對得克薩斯州槍擊案的回應,有人呼吁實施更嚴格的控槍法律??偨y喬·拜登在槍擊案發生當晚的講話中也提及了這一點。但是,在(十年前的)那場有20名兒童和6名學校職工喪生的桑迪胡克槍擊案發生后,美國沒有采取任何有意義的政治行動,證明了(在本次槍擊案后)國會通過任何相關法案的機會似乎很渺茫。

       

      盡管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人實際上支持實施更嚴格的控槍法律,例如對于攻擊性武器的禁令。

       

      那么,為什么政府不響應民意呢?羅諾克大學公共事務教授哈利·威爾遜對此給出了三點回答。

       

      威爾遜寫道,第一點,美國不是直接民主國家,因而公民不能自己做決定。立法權掌握在國會中那些民選代表的手中。但是,“國會的組成和規則也至關重要,尤其是在參議院中”,他寫道,“每個州在參議院中有兩張選票。這種參議員分配方式更多地代表了人口較少的州的利益?!?

       

      第二點,“民調與公眾意見并不如它們看起來那么簡單。僅關注一兩個民調問題會歪曲公眾對于控槍問題的看法?!?,威爾遜說道。

       

      最后,選舉人和利益集團的影響制衡了民意。

       

      @楊璽 Grissom

       

      針對發生在得克薩斯州的這場殺戮,已有多方呼吁通過立法強化槍支管控,其中也包括美國總統喬·拜登,他在槍擊案當晚便就此事發表了演說。但自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導致20名兒童和6名學校員工遇害以來,美國國內始終缺乏具備實質意義的政治行動,事實足以證明,在國會通過任何相關立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盡管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美國人的確支持強化控槍法案,例如禁止攻擊性武器,現實情況依然如上所述并不樂觀。

       

      那么,為什么政府不愿聽從民意采取行動呢?在洛厄諾克學院公共事務教授哈里·威爾遜看來,答案可分為三個方面。

       

      首先,威爾遜在此前一篇文章中表示,美國所實行的不是直接民主,公民并不親自作出決定,而是將立法權交予國會中的民選代表之手。然而“國會組成方式和運行規則也至關重要,尤其是在參議院,每個州都有兩票,這一名額分配方式更偏向于人口較少的州的利益?!蓖栠d這樣寫道。

       

      其次,威爾遜表示:“民意調查和公眾輿論并不像表面看起來那樣簡單。單純聚焦于一兩個調查問題,會曲解公眾對于控槍的觀點?!?

       

      最后,選民和利益集團的影響也會對公眾輿論起到抵消作用。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亚欧美日韩香蕉在线播放视频

      返回頂部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